返回首页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读者爆料 | 今日导读 | 热点网议 | 核心报道 | 商报炫图 | 商报精华 | 活动回顾 | 新闻月历
您当前的位置 :东南商报网络版 > 宁波读本·人文 正文
请你填单子骗你五元十元
冬日,让我们一起玩游戏
赠报卡
道谢
悲欢离合长春路
http://dnsb.cnnb.com.cn 东南商报  07年12月09日 08:15:03

  图2:八角钟楼旧照(资料图片)。

  图3:位于长春路与柳汀街交界处的庆云楼遗址纪念石碑。

  记忆

  四季长春

  戴自立,男,85岁

  从长春路以前的城墙,到拆墙建路;从长春路由小小的黄泥路到砂石路,再到沥青路,我都亲眼见证。以前我虽然不住在那里,但也常常会经过,刚建马路时,路面很窄,一旁是矮矮的平房,放眼望过去,还有宽阔的田野。离开宁波一段日子后回来,突然发现这里的变化挺大的,路变宽了,房子变多了高了,护城河也越来越齐整洁净。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搬到了长春路边上住,更是日日与护城河、路上茂密的树木为伴。以前出门,如果距离近,就步行;如果远,就坐环城公交路线10路。经过这条长长的长春路,心情异常的舒畅。虽这条路名取之于“长春门”,但我觉得这条路上四季长春,实在很符合“长春路”这个名字。我是一所小学的校外辅导员,有时,带着一群孩子来到长春路边上的天一阁,给他们讲述历史与文化。因为有天一阁在,长春路又多了一分沉甸甸的历史厚重感。

  迎来送往

  有车站的地方,总会演绎一幕幕离别与团聚的场面。当送别的时候,辛酸洒泪;当团聚的时候,拥抱欢笑。于是南站旁的这条长春路上,总会经过送别与迎接的人们,也许很多人都会记住这条路,以及这条路上发生的故事。

  张奇,男,28岁

  还记得1999年,我去杭州上大学,爸爸送我到火车南站。我家离南站不远,爸爸推着一辆自行车走在我前面,车后还绑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我们一前一后走在长春路上,两旁的行道树高大茂密,而我爸爸的背似乎有些佝偻,一瞬间我就想起了语文课本里朱自清的那篇《背影》。心中对于大学生活的盼望雀跃的心情,一下变得有些感伤。这长长的长春路,承载着我太多的情绪。而每次回家,爸爸总会到车站来接我,那时走回来的路上,都是我一个人兴奋地述说一个学期里发生的各种事情,而爸爸总走在一旁微笑地听着。这个时候,总会觉得连两旁的树都是亲切欢快的,像是在欢迎我回家。

  大学毕业工作后,我有了女朋友,难舍难分时却被公司外派到上海两年。于是,在这条长春路上又上演了离别的忧伤与相聚的欢乐。还记得那时,一有假期就往宁波跑,回去的时候特别感伤。去汽车南站的路上,我和女友手牵着手。沿着美丽的护城河边走边聊,依依惜别。河边种着的那排柳树,总让我想起那句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如今,我们终于可以天天相守在一起,并准备明年结婚。有时,我们也会特意到长春路上去散散步,以缅怀那段日子。

  第一印象

  如果是第一次来到宁波的人,无论是求学、求职,或者是旅游,只要是坐火车或长途汽车而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南站。前行拐弯,就来到了长春路,可以说,认识宁波就是从南站和长春路开始,那第一眼就在脑海里打了一个烙印,甭管后来怎么变,都深刻得无法抹除。

  陈虹,女,32岁

  还记得那是1998年的春天,我第一次来到宁波。因为丈夫在宁波当兵,所以,很想到宁波来找一份工作,能与他相守。我是从武昌出发的,坐在火车上,心里忐忑不安:宁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城市呢?会不会有我的容身之所?

  下了火车,迎面而来的就是一片喧闹,那个时候的南站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出站后,右边有一排低矮的店面房,专卖宁波的特产,比如虾干、鳗鱼什么的,当然还有小吃。刚下火车,我觉得饥肠辘辘,还在路边的小吃店里用了早餐。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真的有种异乡漂泊的感觉,特别是看到很多与我一样的外乡人在火车站旁等待,他们眼里透露出来的迷茫和焦急也蔓延到我的心里。在这里,我究竟有没有立足之地呢?真的,那时候焦躁的心情至今难忘。然后,从小弄堂里一拐一弯,便来到了长春路,突然间整个人就安静了下来,似乎与火车站旁的喧嚣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

  印象很深的是,这条路上的树很多,无比茂密,连耀眼的阳光大都被遮挡住,被枝叶割裂成点点碎金,散落在马路上。早上还有麻雀的叫声,我开始还以为是音响发出来的,因为实在太清脆悦耳,等后来亲眼看到树丛间的鸟儿,才相信那是真的鸟叫声。那时路上人不多,车流量不多。

  于是,宁波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路好,人少,安静,适合生活。这一瞬间,我喜欢了这座城市。后来,我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和丈夫一起在宁波安家落户,还有了孩子,这里已经成了我真正的家。

  满载而归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长春路既静谧又热闹。其中的闹猛,除了人头攒动的南站,就算是望湖市场了。市场里,商品琳琅满目,而逛的人也多。

  望湖市场是一个以批发兼零售的工业小商品市场。市场面积13000平方米,分上下二层四个经营区,为全框架室内市场。目前,场内设交易摊位1100余个,从业人员2500多人,市场日均人流量超过1.5万人次,年成交额达10亿元。

  王佳,女,26岁

  我当年在宁波中学就读。那时候,一到教师节、元旦,大多数同学就会蜂拥到望湖市场选购贺卡,花色各异,很吸引学生们的眼球,只要花10元钱能买上一大堆。我和同学就利用业余时间结伴去逛,买回去送给同学老师,还会比较谁的贺卡最漂亮!等到班里搞活动,班委也总会到那里买彩纸、奖状什么。那时,感觉望湖市场的商品应有尽有,我们需要什么,在市场里都能找到。

  历史沿革

  东起镇明路南口,与灵桥路相连;北至西门口,与望京路相接。全长2076米,宽32米,其中车道宽22米,沥青、混凝土路面。与柳汀街十字相交,为贯通城西南之通道,亦为进出铁路南站、汽车南站之要道。

  旧名有长春门、一元桥、望湖桥、八角楼、三圣殿跟、太阳殿跟、马园桥、一二八桥等处。《鄞县志》载: “取义于长春门。门又仍高宪敏公闶长春观之名。”民国18年(1929)拆城。民国20年(1931)继建马路。

  新中国成立后,长春路几经修建、拓宽,改砂石路为沥青路面。 “文革”中曾将路分为二段:共青路以北段,与望京路合并称长征路;共青桥东南段,与灵桥路、江厦街合并称延安路。1981年地名普查复原名。

  长春路周边地名来历

  马园路:马园坊而得名。

  望湖市场:望湖桥而得名。附近有望湖宾馆。

  三圣殿跟:书院巷底原城墙下小路,因附近三圣殿而得名。

  太阳殿跟:原马眼漕附近城墙有太阳殿,小路也因此得名。

  太阳社区:太阳殿而得名。

  一元桥:又称兵马司桥,在镇明路南端,现在的云海宾馆附近,桥下的河是原日月两湖联接的河道。

  望湖桥:在三支街底,也是月湖通往原日湖河上的桥梁,因靠近月湖,可眺望月湖而命名。

  马园桥:这里原是西南城墙边的田地耕作区,有小河作灌溉,河上有小桥称马园桥。

  —二八桥:即原“西水关”,是通往西塘河要道,桥下河道是护城河,过水关入城经原西后河(现已填平)通天宁寺前过醋务桥进入月湖。在拆城墙时,河上架起桥以通行人车辆。如今,在长春路与中山西路的交界处、护城河边上还立着一块石碑,上书“望京门遗址”,其实这里也是原“西水关”的遗址。

  消失的风景

  过眼云烟庆云楼

  在宁波,大家都知道鼓楼,可作为钟楼的庆云楼,知道的人估计就屈指可数了。而这座颇有历史和故事的钟楼就曾屹立在长春路上,原来的长春门以西,即现在宁波二中操场旁。可惜的是,如今早已被拆,只剩下毫不起眼的庆云楼遗址,立有遗址纪念石碑。

  公元1641年(明崇祯十四年),宁波海道副吏王应华,见宁波城内只有一座鼓楼,而没有钟楼,与一般城市的格局不符,就下决心要在城内选一处与鼓楼呼应的地方,建一座钟楼,很快钟楼的选址工作就完成了。在工匠们日夜不息的劳作下,一座玲珑精巧拥有八角屋檐的三层钟楼屹立于城西南角的城墙之上,即今日柳汀街与长春路交叉口南侧。从此宁波城既有鼓楼,又多了钟楼,晨钟暮鼓,遥相互应。

  此楼被命名为“庆云楼”,王副使还亲自为之作了一篇《庆云楼记》,记述建楼的经过。一般这样的文章会勒碑永记,只可惜碑文已经遗失了。

  康熙年间曾毁于火,后由地方绅士重建,俗称“八角楼”。有一首歌谣就这样唱:七塔寺,和尚多,八角楼下小鬼多,九曲巷弄撮佬多,日新街上花桥多……

  为什么八角楼下有小鬼呢?原来古时宁波城区很小,今天的长春路就是一道城墙,北斗河是护城河,登上城墙上的八角楼向西望去,是一片人烟稀少的郊区。该处多是田地,1927年拆城庆云楼被留下来时,尚存残垣残壁,因楼外有围墙,后成“万人坑”,旧时儿童死亡将尸体抛进围墙内,后来城市居民将小孩尸体抛到郊区南门外祖关山一带荒野。慢慢的,民间出现了“八角楼下小鬼多”的俗语。

  经历了几百年风雨的八角楼,却没能抵挡住1956年8月的一场台风,在那次被称为“八一风暴”的台风肆虐过后,八角楼残损严重,面临坍塌的危险。之后或许是因为维修的难度太大,八角楼于1958年被拆除。如今我们只能在泛黄的老照片中,一览当年八角钟楼的秀逸风姿了。张落雁/文王鹏/摄

  下期征集目标:镇明路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有关于镇明路的难忘记忆和珍贵照片,请与本版联系。

  E-mail:yh@cnnb.com.cn

稿源:   编辑: 钱元平
东南商报网络版 联系电话:0574-87688768 E-mail:dnsb@cnnb.com.cn MSN:dnsb-nb@hotmail.com 浙备字ICP123456号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提供支持 copyright(c)2006 DNSB.CNNB.COM.CN,BBS.872700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