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东商商报网络版 | 商报热读 | 商报炫图 | 读者爆料 | 热点网议 | 经典版面 | 活动回顾 | 新闻月历
您当前的位置 :东南商报网络版 > 宁波读本·人文 正文
杖锡村民可以安心过年了
飞鼠闹春 熊“鼠”斗拳
为外来工提供免费食宿
9天成交9000万元
迎凤传说堪称奇
http://dnsb.cnnb.com.cn 东南商报  08年02月10日 09:24:43

  图2:宋都酒务遗址

  图3:宁波服装博物馆

  东起解放南路,西至偃月街,中与镇明路相交。全长420米,宽3~4米,混凝土路面。 《鄞县通志》载: “迎凤街,旧名迎凤桥、醋务桥。”乾隆、光绪《鄞县志》称千风坊西横街。

  一看到“迎凤街”这个名字,大多数人会联想,是不是这里曾吸引凤凰落脚呢?

  据《宁波府简要志》和《鄞县志》记载,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皇后病重,太医无策,皇帝向全国发出皇诏:特求天下名医到国都汴梁诊治。皇榜贴到明州,大家议论纷纷。这时,一位银须飘胸的老人缓缓推开众人,轻轻揭下皇榜。

  这位老人60多岁,叫臧中立,江苏人,年轻时到甬城定居,是四明一带名医。他住在明州南湖之畔,每天医治数十人,手到病治,诊治如神,病人个个称佩。这次他揭了皇榜,千里迢迢赶到京城,布衣麻履随禁卫军进入后宫。

  宋徽宗赵佶此时才21岁,即位不过3年就逢皇后得如此大病,心急如焚。臧中立诊毕,开出药方时说: “服药后,病人能够睡眠,便可治愈;到半夜必思粥食。”果然皇后服药后安稳入睡,到后半夜吃了一碗稀粥,清晨便能坐立了,调养十多天后康复了。皇帝龙颜大悦,要留臧中立在太医院中,被婉言谢绝,坚持要回明州。皇帝同意他的要求,并下诏给明州官员,为臧中立在明州南湖复修屋舍,建立牌坊,永彰后世。这座牌坊被命名为“迎凤坊”,这条街便叫迎凤街。

  又光绪《鄞县志》载:“医士臧中立愈徽宗后病,赐宅南湖,诏后大书一允字,势若凤尾、时弥凤诏,故名。”

  文革时,曾改称迎新街。1981年地名普查复原名。街两侧多为居民住宅,平桥居委会设此。西端,有明代大理正卿徐时进开凿之方井。中段有明万历间建筑的大夫第(又称大范家),为海曙区文物保护单位。记者张落雁

  不起眼?不简单!

  阴雨持续了好久,这一日天放晴,阳光也像是憋闷了很久,直照而下。依旧很冷,但因为有了阳光,就不觉得那么难以忍受了。

  迎凤街不长,似乎一口气就能跑个来回。来到迎凤街中段的路口,一群老人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晒太阳,天南地北地聊着天。时间的脚步在他们身上似乎走得很慢很缓。一路走去,一侧店铺林立,有图片社、糕饼店、电玩店、文房四宝店,也有卖服装丝巾的。店铺虽小,却有着浓浓的市井气,想来也有不错的生意。随意进了几家店,边逛边打听。老板、店员大都热情有加,一说起这迎风街的历史与故事,便滔滔不绝。走出小店,一看手表,竟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而另一侧,则让我们有时空倒转的感觉,每走一步,就是一处历史遗存。且不说服装博物馆,原来就是保存下来的宝奎巷旧宅;往前走几步,是银台第官宅博物馆,宅子里清清静静的,除了管理员外并无他人,转了几转,便让人走进了历史;再几步,冷不防又冒出一块碑文,上面的铭刻清清楚楚地写着“宋都酒务遗址”……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敬慕的感觉,厚重的历史竟如此近切。记者张落雁

  历史遗存

  宋都酒务遗址

  北宋千禧五年(1021年)置,务内有藏春园、庆丰楼等建筑。宋代规定东、南、西三京官造酿酒之曲,各州城内置务酿酒。县镇乡闾允许民酿,主要实行政府专卖制度,为重要财政来源。宝庆三年(1227年)时,下属各县有九坊,鄞县29所,奉化25所,象山5所。清全祖望《湖语》云:“月湖北有酿泉,其甘如蜜,当时酒务于此焉。”宋代明州所产双鱼酒曾做贡酒。南宋初年,将酒务改为通判南厅,元代改置录事司,明洪武元年(1368年)鄞县县衙搬到了这里,明代的中期,又改为税课司。

  方井

  迎凤街西端有一口古井,是明代大理寺正卿徐时进捐款开凿的。据《敬止录》转引徐时进《鸠兹集》称,万历三十五年宁波大旱,井水亦涸, “郡东北陬半壁皆就汲绠,担道相属,无宁宵昧”。可见这口井水源甚好,不虞枯竭。这口井至今仍保存着。

  银台第

  位于迎凤路133号。

  月湖十洲自古以来为官宦学士首选的居住、讲学之地。位于偃月堤边的银台第,建于清道光三年(1823年),主人童槐曾任江西、山东按察使,后改任通政司副使。按察使别称臬台,通政司别称银台,故童宅有“臬台第”、 “银台第”之称。童槐之子童华以礼部右侍郎入南书房行走,为光绪皇帝的老师,童宅又被视为“帝师故居”。

  银台第坐北朝南,面向月湖,现中轴线上有门厅、大厅、正楼、后堂等建筑,东西两侧有厢房、书楼,占地面积约2300平方米。建筑格局规整,布置合理,用材考究,装饰具有浓郁的地方风格,是宁波城区内清代中晚期官宦住宅的典型。记者张落雁

  今日辉煌

  老年大学

  宁波老年大学创办于1985年9月。1998年3月由市政府出资和社会各界资助建成教学大楼,建筑面积为2268㎡。目前,学校聘用各类具有中高级职称的专业教师75名,开设了语言文学、书法绘画摄影、医学保健、计算机应用、文艺体育及家政服务等6个系64个专业,是一所多学科、多层次、多学制的综合性老年大学。

  如今,一所坐落在月湖风景区附近、面积达13230㎡的现代化新校舍正在建设之中。

  服装博物馆

  月湖风景区,平桥河畔的数重院墙簇拥着中国首家服装专题博物馆宁波服装博物馆,于1998年10月成立开馆。

  布陈从7000年前的河姆渡人纺织原始服装切入主题,陈示了从先秦,历唐宋元明清直至民国的服饰演变,并展现了充满生活气息的洞房花烛、五代同堂、织布绣花、裁缝作坊等一个个逝去了的历史场景。

  以此为铺垫,博物馆又浓墨重彩地引入了一个对中国近现代服装的形成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社会群体———宁波红帮裁缝。在跨越两个世纪的岁月中,他们矢志不渝,从横滨港学艺、上海滩成名、东三省拓展、天津卫称雄、港澳台延伸,到北京城争光、大西部援助、三江口奉献,建树了宁波人引以自傲的八个里程碑,创立了中国服装业的“五个第一”。记者张落雁

  记忆

  一生守望

  汪开明,男,56岁

  我这一辈子,似乎注定是要守望着迎凤街的。我出生在迎凤街南侧的宝奎巷里,那时的迎凤街,只是条宽不过3米的石板路,我和玩伴们在这条街上奔跑嬉戏着长大。

  记事不久,我家便搬离了宝奎巷,住进了不远处镇明路上的两层小楼。上世纪90年代初,镇明路逐步改造,我家的房子被拆迁,分到了迎凤街北侧的楼房。兜了一圈回到与儿时旧居隔街相望的地方,居住条件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期间,我也目睹着迎凤街从一条窄窄的石板路,变成煤渣路,再变成宽敞平坦的柏油路。月湖景区整治,宝奎巷的老邻居一个个搬走了,幸运的是房子保留了下来,修葺一新,古宅风韵不改。我住的楼房,外墙也进行了修整,一扫岁月风尘,不负月湖美景。

  我在临迎凤街的店面开了家杂货店,这里虽然地处市中心,却格外幽静。我坐在小店里,看着经过的汽车一天比一天多,游客们在月湖边停下匆匆的脚步,偶尔也来光顾我的小店。回忆起小时候,街边的小河里,常有小船载着蔬菜杂货来卖,船主大声招揽生意,大人们忙着讨价还价,而我在一边挑着菜叶子玩。那时曾渴望自己也要做个买卖人,有满船的货物。如今这想法成了真,慢慢老去的岁月里,或许我将一直守望在迎凤街的这家小店里。记者毛艳艳

  我和鹩哥

  吕菊花,女,55岁

  不是我吹牛,提起迎凤街老年大学对面的围巾店,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小店最早是开在镇明路上的,因拆迁,我便搬到了迎凤街上。一开始这条街上就有很多店,但感觉挺乱的,后来有关部门统一进行了店面形象整治,现在就整齐多了。这一晃,就是七八年。通过小店,我结识了许许多多顾客,其中有不少人成了我的朋友。

  也许不少顾客还记得,我的小店里曾经有只很聪明的鹩哥,宁波话讲得溜,而且特别会招揽生意。只要有人从店门口走过,它就叫“你好你好”、“欢迎光临”,冬天它常招呼客人“买围巾”,夏天,叫的就是“买真丝衣裳”。有时我和顾客聊天说笑,它也在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可逗人了。这只鹩哥可为我增加了不少生意,还有人专门慕名来看它的。小店因此出了名是好事,可我没想到也给鹩哥带来了危险。一天我生意特别忙,有人趁机拎走了鹩哥的笼子。我发现后,那个心痛啊,隔壁店里的人也难过得不得了。

  这事过去半年了,偶尔有人问起,我总愿意再讲讲鹩哥的这些事,也不觉得厌烦。只是恳切地希望它的新主人能好好待它。我打算,过阵子再买只鹩哥来养养,不过不挂这里了,要挂到分店去。迎凤街上这家店,还是那一只鹩哥的家。记者毛艳艳

  见习记者王鹏摄

稿源:   编辑: 钱元平
东南商报网络版 联系电话:0574-87688768 E-mail:dnsb@cnnb.com.cn MSN:dnsb-nb@hotmail.com 浙备字ICP123456号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提供支持 copyright(c)2006 DNSB.CNNB.COM.CN,BBS.872700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