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象山方言
象山旅游网   08年02月18日 11:27
    象山方言属吴语宁波次方言。因地近温台地区,受台州次方言影响较深,南部尤甚。解放以来,普通话的推广及与外地联系日益频繁,北方语音、语词虽有渗入,但本县语言体系仍无显著变化,县内地域性差异较明显。大致说来,可分三个方言小区:

    东乡方言小区  包括东乡小半岛各乡镇,以丹城话为代表。其语音较软和,接近宁波方言。句末常带拖腔,尾音略微上升。

    南乡方言小区  包括南乡小半岛及东门、南田、高塘、檀头山等海岛各乡镇、以石浦话为代表。其语调较高亢,台州口音较重。南田、高塘一带,三门口音更重。东溪、旦门一片,鼻音特多,如“老酒摆在头缸头”,说成“老金摆在滕缸滕”

    西乡方言小区   包括西乡地峡各乡镇,以西周话为代表,其语音与丹城话颇近。一个明显特点是舌尖中音与齐齿呼相拼时变为舌面音,如“天地良心”,说成“千奇羊心”。唯儒雅洋村无此处情形,泗州头、茅洋、南堡等地语音似南乡话。泗州头镇灵南及西周镇下沈溪则说宁海话。

    此外,尚有爵溪、沙塘湾两个“方言岛”。爵溪话仅限于爵溪城区内,实为北方方言,因长期受本地话影响,浊音较多。沙塘湾话,仅限于石浦镇沙塘湾村,系闽南话。两地居民对外交往时,爵溪人说丹城话,沙塘湾人说石浦话。

    三个方言小区词汇亦有不同。如丹城、西周称“我们”为“阿拉”,石浦则多说“我等”“我拉”;丹城、西周称“哪里"为“阿达”、“阿里”、“阿横长”,石浦则多说“挪搭”;丹城称“地方”为“坞采”、“坞塘”,西周多说“坞赛”,石浦则多说“嬉界”;丹城、西周称“上午”、“下午”为“空梭”、“晚界”,石浦则多说“早界”、“晚界”。丹城称“什么”为“奢些”,西周说“阿些”,石浦则多说“嘎姆”;丹城称“父亲”、“母亲”为“阿伯”、“姆妈”;西周说“阿大”、“姆妈”;石浦则多说“阿爸”、“姆妈”;丹城称“小孩”为“嬉佬”、“小奼”;西周常说“小货”;石浦则多说“小端”。